臺灣紀略(附澎湖)

   ------------------------  長樂林謙光芝嵋著

   ------------------------   寫於清國佔台後第二年 康熙二十四年(1685)

形勢

臺灣為海中孤島,地在東隅,形似彎弓中為臺灣市

市以外皆海、由上而北至淡水雞籠城界與福建相近。

其東則大琉球也離灣稍遠,由下而南至加洛堂

郎橋止其西則小琉球也與東港相對由中而入一

望平原三十餘里層巒聳翠樹木蓊茂則臺灣澳之

所在而澳外復有沙提名為崑身、自大崑身至七崑

身止起伏相生狀如龍蛇復有北線尾鹿耳門為臺

灣之門戶大線頭海翁窟為臺城之外障舡之往來
由鹿耳門今設官盤驗

沿革

先是北線尾日本番來此搭寮經商、盜賊出沒于其間、為沿海之患後
紅毛乃荷蘭種、由加溜吧來假其地、于日本遂奄為己、有築平安赤嵌二城倚夾板舡為援戰而各社土酋聽其約束、設市于安平鎮城外

與商賈貿易至壬辰年土民郭懷一反西王氏召土

番擒之戮于刺嵌城民被土番讎殺漸以消索蓋至

此歸紅毛已三十餘年矣辛丑年偽鄭成功敗自長

江歸漂泊無所土人勾之往乃發大小船千餘號遣

何斌引港由鹿耳門入潮水忽漲數尺紅毛戰敗逃

入鎮城堅閉不出鄭兵沿山圍之累月柴蔬不得入

又乏外援紅毛突圍遁歸成功因改臺灣為偽東都

設一府二縣偽立府尹及天興慢年二縣壬寅年五

月成功卒提督馬信立其胞弟鄭世襲改號護理癸

卯年成功之子鄭經自廈門來與世襲爭國世襲兵

屈退歸經遂嗣位後經至廈委翁天祐為運轉使任

國政于是興市肆築廟宇新街橫街皆其首建也癸

卯年廈門敗經由銅山入灣改東都為東寧省前後

招納內地兵民眷口以實之甲寅經兵入漳泉委陳

永華為諮議參軍留守國政□巳年兵潰經守廈門

復令劉國軒攻開海澄縣旋為天兵恢復鄭兵潰去

十有八九遣流國軒調殘兵守澎湖派殷戶出糧抽

壯民為兵致民心離散士卒喪氣辛酉年經預入其

庶子鄭欽為監國退閒于洲仔尾築游觀之地峻宇

雕墻茂林嘉卉極島中之華麗不理政務嬉遊為樂

未幾經卒眾憚欽之嚴迫之縊死欽妻陳氏即永華

之女亦登臺自縊遂立鄭克塽為主年幼政出多門

福建總督姚啟聖偵知之密請南征先行秘流興傅

為霖約為內應事洩為霖被戮偽續順公沈瑞亦以

讒誅 瑞妻鄭氏偽禮官鄭斌之女亦自盡

朝廷允姚總督之奏命靖海將軍侯施琅為提督與

總督姚啟聖巡撫吳興祚討之康熙二十二年癸亥

六月十四日大師由銅山開駕十五日兵入八罩灣

十六日進澎湖大戰竟日勝負未決十七日舟停八

罩灣十八日進攻虎井桶盤嶼克之十九日將軍乘

小舟暗渡海中親觀營疊遙見澎湖媽祖台嶼上下

砲城二座風櫃尾一座四角山砲城一座雞籠山砲

臺一座東西嶺砲臺一列四座西南內外塹西嶼頭

一列砲臺四座牛心灣砲臺一座沿海之處小舟可

以停岸者盡設短墻置砲石連遶三十餘里海兵星

羅碁布將軍決策遂於二十一日誓師二十二日分

兵進勦左師直入雞籠山右師直入牛心澳中權分

為八陣每陣二疊將軍居中調度將左者興化鎮吳

英金門鎮陳龍銅山鎮陳昌將右者平陽鎮朱天貴

海壇鎮林賢廈門鎮楊嘉瑞提標中營羅士珍旌旗

蔽空舳艫千里自辰至申戮力夾攻擊沉□船八隻

燒鳥船二十六隻其餘奔散無跡平揚鎮朱天貴陣

亡海兵死傷無算遂下澎湖流國軒知事不可為勸

克塽繕表歸誠乃賚印八顆又延平王金印一顆輔

政公母平侯忠誠伯母衛將軍等銀印四顆稽首歸

順時明宗室寧靖王朱術桂向依鄭氏臺灣破闔室

自縊妻妾俱殉先是澎湖最險難以泊舟至是水神

效靈九日海不揚波麓湧甘泉大師直抵臺灣七月

初三日將軍飛章奏捷八月初二日揚旗入灣文武

官僚薙髮迎師兵不血刃臺灣已歸我版圖矣

建置

大師底定臺灣設分巡道一員領一府三縣臺灣縣

居中轄四坊十五里九街六鄉南為鳳山縣自臺灣

府起至沙碼碕頭止共五百三十里轄六里十四鄉

二十餘社過沙碼碕頭山之背為呂宋□□處其餘

則土番負固稀到城市今土番加老師統之北為諸

羅縣自臺灣府起至雞籠城止共五千三百三十里

轄四里十四鄉四大社人眾力役尤多其餘二十四

社至雞籠城而界盡過此則無路可行亦無灣可泊

用小艇涉海猶有十日之程至直腳宣前面則人跡

不到到矣

商人所常泊之社曰大武嚨倒咯嘓諸羅山打貓社

他里務東螺猴悶西螺南社麻支干二林三林貓羅

社大武郡半線馬芝林阿束竹塹等社

山川

南路之山曰大岡山、在臺灣之東南三十里、狀如覆舟天陰埋影、
晴霽則見上有仙人跡、鐵貓兒椗龍耳甕在焉。
相傳國有大事、此山必先鳴、又有小岡山、觀音山、鳳山、赤山、打狗山、半屏山、龜山、凹底山、皆在海濱突起平地,若阿猴林則大樹蔽天。材木于是乎出北路之山、曰木岡、曰里沙放種買豬來種半線阿里、雞籠而金山則在雞籠山山朝溪後中產精金。
番人拾在手、霹靂隨起下溪中沙金如屑、水極冷此之者

從高而望捧沙疾行少遲立凍死奇呤山即奇嶺社

之高山百丈臺灣最暖此山獨積雪至春杪不化玉

田在野番中月夜仰視其色晶瑩如玉

南路北路溪港甚多四通五達中路離臺灣縣八里

曰鯉魚潭採捕之利足共軍需計由臺灣府起至淡

水止溪凡十八重皆發源于山以海為歸云

沙線   礁嶼

南港口有長沙線自南港口起志淡水海外止不知

其幾千里北線尾與安平鎮城相連與赤嵌城相對

復有大線頭海翁窟為臺灣之外障鹿耳門與北線

尾相連船隻出入之處是臺灣之大門也

上淡水城對面有兩石雙峙海中為之石門淡水城

海中有兩石雙起插天謂之旗竿石又有圭礁嶼船

遇之則碎

城郭

安平鎮城在一崑身之上東抵灣街渡頭西畔沙坡

抵大海南荎二崑身北有海門原紅毛夾板船出入

之處按一崑身週圍四五里紅毛築城用大磚桐油

灰共搗而成城基入地丈餘深廣亦一二丈城墻各

垛俱用鐵釘釘之方圓一里堅固不壞東畔設屋宇

市肆聽民貿易城內屈曲如樓臺上下井泉鹹淡不

一另有一井僅小孔桶不能入水從壁上流下其西

南畔一帶原係沙墩紅毛載石堅築水衝不崩

赤嵌城亦係紅毛所築在舵手海邊以安平鎮相向

奇城方圓不過半里

雞籠淡水小城也紅毛築之以防海剽然利于南風

不利于北風

戶役    賦稅

戶口自鄭成功開闢二十餘年漳泉之民逋逃其中

稍稱沃野自天兵弔伐人多歸籍今供猺役者半屬

轄內之三十四社若新附諸番尚費司牧之撫循未

可征其力役也

臺灣皆屬沙堤地力最薄通府額派地丁銀共一萬

四千八百八十二兩八錢二分零稅餉在外臺灣縣

糧額銀五千二百三十四兩三錢七分零鳳山縣糧

額銀一千二百五十九兩二錢六分零諸羅縣糧額

銀八千三百九十八兩二錢八分零

學校    選舉

臺灣歸順後

天子思磨鈍振瞶乃設歲科二試以鼓勵之每試府

學入泮二十名補餼五名至二十名餼額滿止增如

之縣學入泮十二名補餼三名至十名餼額滿止增

亦如之自康熙丁卯年始其廩增全額俟人文盛日

具   題照內地例補足

提督軍務侯張公雲翼念海島文教不可不鼓舞以

開公明之路特疏題    准自丁卯年起于福建鄉試

正額外另廣一名以待臺灣之士俟九年學成日始

與內地棘闈同較故蘇峨得登丁卯榜邑星燦得登

庚午榜林逢秋得登庚午武榜文明先聲庶其在茲

今道府設立社學教誨番童漸有彬彬文學之風矣

兵防

臺灣總兵統兵一萬共分十營安平鎮三營澎湖協

鎮二營南北二營左右中三營

津梁

臺灣無石所有橋梁皆磚艸砌成溪流水急衝而易

壞如大橋頭烏鬼橋鐵線橋今皆無有獨有嶺後一

橋在東安之界

自臺灣至安平鎮相去僅五里許順風則時刻可到

風逆則半日難登灣之津頭水淺用牛車載人會船

鎮之澳頭淺處則易小舟登岸其餘各港船可沿溪

而入

天時

天氣與中土殊雪霜絕少人不挾纊三春常晴至于

霪雨每在秋令颱颶時起土人謂正二三四月起者

為颶五六七八月起者謂颱颱甚于颶而颶急于颱

將至時先視所至之氣如虹如霧則預為之防汛遇

風雨將作海必先吼如雷晝夜不息旬日乃平

地理

南北二路滿塗蓬蒿溪急水漲但幸沙坡坦平車可

連軌而行地多震動水浮石稀土不堅實故種植五

穀雖與中土同而一年唯秋季一收□饑之患所不

能免幸有薯芋之類足以果腹

風俗

彈丸外區為逋逃淵藪近地、多漳泉人、外多係土番
其人頑蠢、無姓氏、無祖先祭祀、自父母而外無伯叔甥舅之稱
不知曆日、亦不自知其庚甲。

性好殺人截其頭、洗剔之粘、以銅錫箔供于家。
男女皆跣足不穿下衣上著短衫、以幅布圍其下番、婦用青布裹脛
多帶花草。
男子約十四五歲時、編藤圍腰束之使小
故射飛逐走速于奔馬髮、少長則斷去其半以草縛之。
齒用生芻染黑、人各穿耳孔其大可容象子余木環貫其中。
身有記刺、好事者遍刺其文則紅毛字也
手帶鐲頭或金銀或銅錫多者至數十雙且有以鳥翅垂肩,以貝懸項而相誇為美觀者。

俗重生女不重生男,男則出贅于人,女則納婿于家。
婚嫁時女入廨中,男在外吹口琴,女出與合當意者告于父母置酒席邀飲同社之人即為配偶。
凡耕作皆婦人夫反在家,待哺夫婦不合不論有無生育往往互相交易。
暑月男女皆裸體對坐,淫慾之事長則避幼,若弟妹子女略不羞避。
婦甫生產同嬰兒以冷水浴之,疾病不知醫輒,浴于河言大士置藥水中濟渡諸番云
冬月亦入水澡浴以為快,人死結彩于門所有器皿衣服與生人均分。
死者所應得之分,同其屍埋于床下三日後,會集同社將死者取出灌以酒,然後深葬葬不用棺槨
移居仍取出再埋,

番屋高地四五尺深狹如舟形,前後無所間梁柱皆畫五采,時刻洒掃地無點塵惡、
後多植椰樹修竹、暑氣不能入、家無被褥以衣覆體
無廚灶以三足架架鍋于地、粥則環向鍋前、用椰瓢汲食。
飯則各以手團之而食、米隨用隨搗凡穀粟。

衣服皆貯于葫蘆瓠中、人好飲取米置口中嚼爛、藏于竹筒不數日而酒熟。
客至出以相敬必先嘗,而後進出入皆乘牛車,遇山路陡絕、則循藤而過。
遇溪路深闊則跳石而過。

凡傳遞文書、兩手繫鈴搖之其走如飛、所用標槍長五尺、許取物于百步之內、發無不中。
弓則用竹為之、以麻為弦、矢則長銳無翎毛。

其耕田以草生為準、秋成日為之一年。
更深入山中、其人狀如猿猱、長不滿三尺、見人則升樹、杪人欲擒之則張弩相向。
亦有鑿穴而居類、太古之民者。

土官有正有副、大社至六七人、小社三四人、隨其支派各分公廨。
有事咸集于廨以聽議、小番皆宿外供役有
能書紅毛字者、謂之教冊、凡出入數皆經其手削鵝管濡墨橫書、自左至右非直行也。
 

物產

鳥之屬有鴉、鷺、鸂、鶒、鴛鴦、杜鵑、班鳩、瓦雀、鶺、鴒 ...等類。

鴻、雁、燕、鶯有而稀見,鵲與鷓鴣則其所絕無者。

山無虎、但有豹亦不噬人、故鹿、麕、獐、麂之屬成群遍野、莫為之害。
野牛最蕃、滋設柵欄圍之有典牧之官、董其數。
農夫乏牛者稟命于官而取之、至老而無力則縱之去。

澤中有大龜、時游水濱人取而食之。

果之米者檨為最、狀如豬腎、味甘冽、可敵荔枝越宿即爛。
故難到遠地、次莫若波羅蜜、梨仔、苃王梨、芭蕉子、石榴、橘、柚、椰、檳榔甘、馬弼等類。
各方共產荔枝龍

眼則間有之

花莫如四季錦邊蓮而蘭桂梅桃拒霜刺桐之類次

之所少特牡丹耳內山樹木之大者多洪荒時物人

至不能識其名

竹有大如斗高數十尋者   地多藤盤旋里餘可為

椗索及縛茅屋   磺產于上淡水土人取之以易鹽

米芬布   鹽出于洲仔尾淡水兩處   泥□烏魚出

于坑仔口打狗港   蟳蝦出于蚊港蚶螯蠔螺海濱

俱產

附澎湖

澎湖舊屬同安縣明季因地居海中人民散處催科

所不能及乃議棄之後內地苦猺役往往逃于其中

而安同漳州之民為最多及紅毛入臺灣并其地有

之而鄭成功父子復相繼據險恃此為臺灣門戶環

繞有三十六嶼大者曰媽祖嶼等處澳門口有兩砲

臺次者曰西嶼頭等處各嶼唯西嶼稍高餘皆平坦

自廈門至澎湖有水如黛色深不可測為舟行之中

道順風僅七更半水程一遇颱颶小則漂流別港阻

滯月餘大則犯礁覆舟故舟子有望風占氣之法羅

經針定于子午放洋各有方向春夏由鎮海放洋正

南風坐乾亥向巽巳西南風坐乾向巽冬由寮經放

洋正北風坐戍向辰至夜半坐乾戍向巽辰東北風

坐辛戊向乙辰或由圍頭放洋正北風坐乾向巽至

夜半坐乾亥向巽巳東北風坐乾戊向巽辰至天明

俱可望見澎湖西嶼頭由澎湖至臺灣俱向巽方而

行薄暮可望見但澎湖初無水田可種人或採埔為

生或冶圃以自給今幸大師底定貿易輻湊漸成樂

土營將外復設一巡檢治之